淫荡的少妇雪丽


其实女人的命运呀,真的是上天注定的!

  一切都取决於老天爷是否给了她一张漂亮脸蛋。如果脸蛋不好,那就得身材好。

  如果脸蛋和身材都不好……嘿嘿……我就只能向她表示同情了!

  有一句名言,只需改几个字,就可以成功

  另一句名言——美丽是成功者的通行证,丑陋是失败者的墓志铭!

  各位亲爱的读者,你们以为呢?

  我们的女主角,青春少妇陈雪丽,可谓幸运儿。她的漂亮是公认的!

  她的身材也是魔鬼的!

  她在某外企工作,月薪逾万,堪称高级白领。

  但是,高收入则必须付出高代价……是日午後,雪丽身穿啡色套裙,脚踏黑色高跟鞋,走进总经理办公室。总经理林先生四十来岁,曾留学於美国。

  留学期间,林先生不但学到了科技知识,还掌握了玩弄女性的技巧。

  他的企业,清一色女职员,而且大多数都是少妇。

  他说,赚钱就要赚美金,玩女人就要玩少妇!

  他还说,少女是青涩的李子,少妇则是熟透的水蜜桃,要你选,你会选谁?

  在许多少妇之中,林先生最欣赏雪丽。

  有一次,林先生当着雪丽的面说,宝贝!

  你真是一头尤物啊!

  雪丽便问他,为什麽这麽说?

  林先生回答道,因为你有一种入骨三分的狐媚!

  是的,女人的美并不可怕,女人的媚却是杀伤力极大的武器!

  美,再加上媚,等於雪丽。

  所以雪丽的薪水便越涨越高……高得令所有同事眼红。

  「林总,这里有一份合同,请你签个字!」

  话说雪丽如风扶的柳条儿,一路摇晃着,摇进林先生的办公室。

  林先生正在大班椅上假寐,其实,是在等候雪丽的到来。

  「哦……合同呀,先放在桌上吧!」

  林先生睁开眼睛,上下打量雪丽。

  「一个月没见,你的身材更丰满了!」

  是吗?

  也许,是这段时间经常去健身房的缘故吧!

  雪丽笑眯眯地靠近林先生。

  「好香啊!你抹了什麽香水?」

  「是你从巴黎带回来送给我的香奈儿嘛!」

  雪丽顺势坐在桌面上,两条被肉色丝袜紧裹的修长美腿极不安分地淩空晃悠。

  ……「你这次去杭州,有没有品嚐苏杭美女呀?」雪丽嗲声嗲气地问话,同时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……「没有!没有!我心里惦记着你,哪有心思去吃苏杭菜啊!」「才不信呢!」雪丽撅了撅小嘴儿,又伸探出一只才穿35码鞋的纤纤的玉足……「连个电话都没有,真没良心!恐怕,连这个小东西都不认识人家了吧?」一边说,一边用柔软的脚掌去揉摸林先生的裤裆。

  林先生迅速勃起……「哦……你这只小脚儿……可真要命啊!」林先生抓住雪丽的另一只脚,把玩她那绵长匀称的脚趾头。

  「难得……真难得!」

  「什麽难得?」

  雪丽明知故问。

  其实她知道林先生有恋足癖,而自己的小脚儿又的确生得好看。

  「很多女人的脚趾都显得笨拙,可你与众不同!瞧!又颀长,又柔软,啧啧。

  ……」

  林先生没口子地夸奖,雪丽听在耳中,喜在心头。

  「来来,赶紧把丝袜脱了,让我亲亲你这只漂亮的小脚儿!」林先生迫不及待地伸手来掀裙子。

  「哎哟……不行……不行啦!」

  雪丽轻轻地打了一下林先生的

  「魔掌」。

  「怎麽了?

  是好朋友来了吗?」

  林先生大失所望。

  「好朋友没来……」

  雪丽咬着下嘴唇,脸色绯红,眼睛里水汪汪的,果然媚态撩人。

  「那……那麽什麽?」

  林先生诧异地问道。

  「人家……人家今天只穿了丝袜……没……没穿内裤呀!」林先生哈哈大笑。

  「原来是有备而来!那就更要好好地欣赏了!否则,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!」说罢,又来动手动脚,却又被雪丽推阻。

  「别急嘛!人家……人家还打算送你一个惊喜呢!」「哦?还有惊喜?」「你先闭上眼睛……」「好吧,听你的!」

  林先生微笑着,合起双眼,耳朵里听见晰晰簌簌的声音,知道她是在自己动手脱衣服。

  「好了……」

  林先生缓缓地把眼睛睁开——然後,就好像再也合不上了!

  「怎麽样?好看吗?」

  只见雪丽非常淫荡地叉开双腿,袒露着跟白面馒头般饱满丰隆的阴户…林先生的眼珠子瞪得滚瓜溜圆!

  「你……你把毛刮掉了!」

  「是呀……你上次不是嫌人家的毛太多、太浓吗?」雪丽将上半身往後欠,叫林先生看得更加清楚些。

  「喜不喜欢?」

  「哦!简直太美了!

  像一件精雕细琢的工艺品!」

  「嘻嘻……你要是喜欢的话,就摸摸人家嘛!」雪丽一边眼波流动,一边极富挑逗性地自摸……她那颀长而纤细的手指以若有若无之力滑行在光洁无毛的阴阜上……「亲爱的达令!这里真的是滑溜溜……连我自己都喜欢摸……」林先生眼见她这副淫贱的骚样儿,顿时慾火直冒三丈!

  他跳起身来,飞快地脱掉长裤和内裤……「宝贝!只有你能让我这麽猴急!」「达令,人家等你等了一个月,人家也好想要嘛!」「那你老公呢?你老公没跟你做爱吗?」「你真讨厌……」雪丽伸长胳膊,勾住林先生的脖子,将他勾到近前,呼吸急促地说——「达令!人家心里想的,只有你嘛!」「当真?」林先生眉开眼笑,忍不住在雪丽的白嫩脸蛋儿上狂吻。

  此刻正值晌午,猛烈的阳光穿透鹅黄色窗帘,直射进来,将室内的气氛渲染得十分暧昧。

  只见林先生赤裸着两条毛茸茸的长腿,圆规似地叉开……分叉处竖起一根肉棒,虽不甚粗,却胜在又硬又长!而且有一道弧度——就像一柄弯刀!

  刀头划开雪丽的鲜嫩阴唇,嵌在早已淫水汪汪的肉穴里,却蓄势不发…雪丽着急了,一边扭摆她那肥硕的雪白屁股,一边嗲嗲地催促男人——「快!快插进来!人家里面好痒好痒呀!」林先生笑眯眯地说——「我就是喜欢看你着急的样子!想要我插进去吗?那就求求我吧!」雪丽撒娇——「你好讨厌啊!要人家求你!」林先生满脸淫笑——「我的宝贝!

  获得快乐是需要付出代价的!你说呢?」

  雪丽不满地撅起嘴儿—— 「啊!

  达令!我好难过呀!我求你了!快点儿吧!」

  林先生却摇头——「不行,态度不够诚恳!要具体一点!」雪丽咬牙切齿地拧了男人一把——「你呀!就喜欢听我说下流话!」林先生嘿嘿地涎着脸说——「没错!那些下流话从你这大美人儿的嘴里说出来,简直比音乐还好听啊!」为了增加刺激的力度,林先生又施展手段……他对女人身体构造非常熟悉,能极其准确地找到位置……只见他连看都不用看!龟头一缩、一挑,便挑开了雪丽的小阴唇。

  「哎哟!」雪丽激淩淩地打了个冷颤,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。

  原来是林先生顶中了她的要害——阴蒂!

  「达……达令……」

  雪丽凄凄切切地叫唤了一声,双腿夹紧林先生——「别折磨我了!我求你!我求你还不行吗?」林先生不麽所动,继续折磨女人。

  他的龟头较尖,所以顶撞的力度也较集中,这就使雪丽更加地不堪忍受了!

  「啊!啊!」雪丽拚命地摇头,摇得黑发淩乱——「达令!我求你!求你快把鸡巴插进来!」林先生笑道——「哈哈!真好听!再说一遍!」雪丽带着哭腔——「达令,快用大鸡巴来操我吧!我的屄好痒痒……啊!啊!」雪丽的话音未落,林先生便突然发难!

  他的鸡巴像一条入洞的毒蛇,哧溜一下,直没及颈!

  「哎哟!好舒服!」

  雪丽的四肢跟藤蔓似的,死死地缠住了男人……「天哪!太深了!都快到肚子里了!」 雪丽颤声说道。

  「怎麽样?解馋了吧?」

  林先生得意地拿雪丽打趣。

  「嗯……」 雪丽点点头,同时提出进一步的要求——「来!亲爱的!使劲儿!用力!让我痛快!」说罢,上半身往後一仰,平躺在大班台上,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高高举起!

  「快!快!」 「嘿嘿!」 林先生却不着急不着慌,缓缓地「拉抽屉」。

  他是很懂得控制节奏和火候的!

  他惬意地一抽一插,让鸡巴充分地享受女人的绵软润滑……当然,那美丽的小肉足也不能放过……林先生一把握住脚掌,按摩柔软的脚心,并舔那些可爱的小脚趾头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跟随着一次次的插入,雪丽一声声地婉转呻吟。

  「舒服吗?」

  林先生以整好暇地询问。

  「好舒服好舒服啊!亲爱的,你呢?」

  雪丽激动地翘起了已是口水淋漓的脚趾……

  「我也舒服!」林先生由衷地说。

  是的,他确实觉得舒服——因为他的鸡巴不是很粗,需要一个比较紧凑的屄。

  雪丽的屄就很紧,而且有一股韧力,能死死地夹住男人。

  有公式的证:紧凑!=摩擦力加大!=快感加剧!

  所以林先生格外地喜欢雪丽——青春靓丽,风骚入骨,丰乳肥臀,肌肤白嫩,还有可爱的小脚丫和狭窄多汁的肉穴……这样的女人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!

  林先生的内心越是怜惜,动作就越是细腻……

  他发挥自己的特长——他的鸡巴的确很长——每一下都顶撞到底!

  正所谓「慢工出细活」——十分钟後,雪丽开始痉挛。

  「亲爱的……我……我我我来了!」

  雪丽的浑身肌肉绷紧……连额角都凸出了蓝色血管!

  「好!让我来加把火!」 林先生突然加快抽插频率!

  「哦!哦!哦!哦!」

  雪丽疯癫了! 她使劲儿地颠屁股,迎合男人的狂抽猛插!

  「蓬!蓬!蓬!蓬!」

  这是男人的大腿在强有力地撞击着雪丽的屁股蛋!

  「啪!啪!啪!啪!」

  这是男人的卵袋狠狠地甩击在雪丽的娇嫩屁眼儿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!

  「我……我要死了!」

  雪丽歇斯底里!

  此刻,就算天塌下来,她也不管不顾了!

  她的血液就跟开了锅的沸水一样,哗哗地,在管道里奔腾流淌……高潮持久了良久良久……雪丽终於从昏天黑地中清醒过来……「哦……亲爱的……」

  高潮後的女人脸色鲜艳,焕发着惊人的娇媚——「你真是一个操屄的高手啊!」 雪丽心满意足,忍不住赞美林先生。

  「宝贝,你舒服了,可我还硬着,你说怎麽办?」林先生的嘴角含着微笑,问道。

  「那你接着来嘛!人家又不是不给你!」 雪丽动情地抚摸着林先生的脸庞。

  「来不及了,两点半我有一个重要会议,是一定要参加的!」林先生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——已是北京时间14点20分。

  雪丽扑哧一笑—— 「那怎麽办?你总不能这麽硬着去开会呀!」林先生也笑道—— 「我不管,反正你得想办法,帮我解决问题!」雪丽忽有所悟——「达令,你是不是,是不是想叫我像上次那样?」林先生的脸上笑意更浓——「宝贝,上一次你是怎麽做来着?我都忘记了!」雪丽娇嗔——「好啊!你这个没良心的!人家那麽卖力,你却不记得了!」说罢捏起一对粉拳,不依不饶地捶打男人……正所谓美人薄嗔最风情——雪丽的媚态令林先生色情摇曳,差点儿把持不定!

  兀自深嵌於美穴之中的充血肉棒「突突」地跳了两跳……雪丽感觉到了,她喜欢这种感觉。

  「达令,其实你已经想射了,为什麽不射出来呢?」雪丽忽然间又恢复了柔情似水……「亲爱的,我想射在你的嘴里!就像上次那样!」林先生终於忍耐不住,提出请求了。

  「原来你记得!是故意装傻!」雪丽竖起一根春葱般的食指,点了点林先生的鼻尖。

  「我怎麽会忘记呢?」林先生促狭地,冲着雪丽挤眉弄眼。

  「上次是因为你来例假了,下面的眼儿没法用,所以你用上面的嘴儿,帮我口交。」雪丽满脸晕红——「什麽口交不口交的!说话真难听!」林先生笑道——「你看你!表现没上次好了——快点儿吧!我真的是要赶去开会呢!」雪丽嘟囔道——「那你得先出去呀!你藏在里面,叫我怎麽……」於是林先生果断地撤出他那热乎乎、湿漉漉的鸡巴。

  雪丽欠起身子,小手儿「海底捞月」,一把攥住——「你好狠心呀!说走就走!」林先生原地不动,两手叉腰——「宝贝,你要是恨它的话,就咬它一口嘛!」雪丽嘻嘻地笑——「你不怕我把它咬下来?」林先生反问一句——「你舍得吗?」「呸!」雪丽啐了一口,屁股往下一滑溜,顺势跪倒在林先生的面前。

  「说实话……」雪丽星眸迷蒙地仰视男人——

  「我还真舍不得……」此时,两人四目交流,均觉情意绵绵不绝。

  「亲我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雪丽柔柔地答应了一声,然後张开红润的嘴唇,吐出湿润的舌头……先不着急去舔重要的部位,而是从大腿内侧开始……右手的拇指肚儿在男人的龟头上画圈儿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林先生一个劲儿地吸气,体内的游精不断地溢出马眼。

  「达令……你出了好多汗……身上咸咸的……」雪丽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话,一边舔那只皱巴巴的卵袋(阴囊)。

  「啊!快!快点儿!」 看来林先生已是强弩之末了,身体开始打摆子。

  「要射了吗?」 雪丽停止所有动作,仰着脖子,问林先生。

  只见林先生龇牙咧嘴地点头!雪丽牙齿一笑,随即用手掌握紧那滑溜溜的鸡巴,飞快地、来回地撸!

  「哦!要出来了!要出来了!」

  「唔……」

  雪丽把头发一甩,把脑袋一低,把嘴巴一张,死死地衔住林先生的鸡巴头!

  但觉鸡巴上的大动脉「卜卜」地狂跳!

  然後口腔里就充满了黏滑的精液……

  雪丽赶紧往肚子里咽,刚咽完一大口,又来了一大口……雪丽心想——四十多岁的男人,还能制造出这麽多的液体,真是不简单啊!

  当雪丽走出林先生的办公室时,衣裳不整,头发淩乱,脚步虚浮。

  「不能让同事瞧见我的这副鬼样子啊!」才这麽想,就迎面撞见自己的死党——郭绫。

  「雪丽!你这是怎?了?」 郭绫大惊小怪地叫唤。

  「没……没什麽……」雪丽支支吾吾。

  「哦……你是刚从林总那儿出来吧!」郭绫会心地一笑。

  雪丽的脸腾地红了……

  「你瞧你,也不收拾好了再出来……」

  郭绫压低声音,并从身上取出一包纸巾,递给雪丽。

  「快把嘴角擦乾净!」

  天哪!连这样的秘密都写在脸上!可真的是臊死人了!

  此刻的雪丽恨不得找到一条地缝儿,立刻钻进去。

  字节数:11346

  【完】

上一篇:绿帽婚纱照番外失身伴娘 下一篇:吃店里工读生豆腐实记